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0

情归印度GOA + 偏见源于无知

美国西部时间早上8点,汗吉君和客厅的朋友们仍然呼呼大睡。 假期就是这样,过得零零散散的,很难得有成块的时间,这已经是我们从上个星期开始,接待的第三批专程来看望我们或是来旧金山、伯克利旅游度假的朋友了,再过几个小时第四批朋友又要闹哄哄地出场。于是很多事情就只能耽搁,生活上的、工作上的,或许这也和我的个人习惯有关,如果没有整块的时间,没有一个预热的过程,注意力很难集中。还欠着好多好多的明信片没有回、没有去,希望能尽快完成,就算错过了一些时间,也希望能将温暖送到朋友们的心里。 于是一边和这边的朋友玩闹着,一边QQ也开着,偶尔看看“天竺之恋”里的姐妹们在讨论什么。 一个很强烈的感觉:姐妹们好团结。 我想这和中国的主流舆论氛围有关,我们走出去,看上去就跟弱视裙体似的,需要承受很多莫名其妙、无中生有的来自社会与家庭的压力。但是实际上呢,我们的生活却大多是甜蜜与幸福的,很多时候更是超于常人的甜蜜与幸福,这种甜蜜与幸福,我想也只有我们姐妹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吧。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竟然还能接到这样的问题:“那你们如果回印度,他是不是可以娶四个老婆?” 偏见源于无知,我想这句哲理名言在这里非常适用。 无知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个体的错,特别是在一个威全的社会,在一个犯了“主流舆论强迫症”的社会。 于是在当今的社会,我们甚至可以说无知者无罪。 那么有罪者何人也?有罪者对于我而言,是那些不仅无知,反而因为自己的无知,去肆意践踏他人尊严的人。 尊严这个玄乎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单向的,我想那些能如此轻易地将他人的尊严踩在脚下的人,其实属于他自己的尊严早已消亡于这个残酷的社会,这个让灵魂慢慢老去死去的社会。 忽然很想念去年1月去印度GOA度假的经历,每个曾经到过的地方,在我的脑海里最终都会凝成一种错综复杂的以气味主导的东西。印度在我脑海里是什么味道的?可惜我描述不出来。我只能说,掠过眼前破旧的机场、窄小的街道、拥挤的贫民窟、衣着简朴的人群,我看见的,是这个地方的灵魂,是这个地方从灵魂深处迸发出的强大的力量,而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力量,是任何一个地方用无论多金光闪耀的建筑与衣着都无法弥补与追赶的。 上一些照片给大家看吧~ 孟买的中央火车站,非常古老的建筑。印度的古建筑一般都保存完好,并没有因为“现代化”、“城市化”而被一扫而空。在孟买晃悠,并不觉得比欧洲最美的那些城市要逊色。(根据自己的旅游经历,我心里欧洲最美的城市是维也纳、罗马和巴黎) 接待我们的朋友 印度的零食 孟买火车站-穷人庇护所 我们坐的是硬卧,破旧但是非常干净,周围的乘客也很友好,懂得保持火车的干净清洁,难得看见乱丢垃圾的。 早上睡醒时Raj 给我点的印度辣奶茶 一个晚上火车,到了GOA--印度知名的海边度假区 Raj带着我吃遍了海边的餐馆,每餐我都非常非常喜欢 Raj租的摩托车,每天带着我去不同的海滩、海崖与集市转悠 Raj他自己不喜欢吃海鲜,却总是给我点最新鲜的海鲜吃 印度街头小吃,非常辣,太好吃了! 美丽的神庙,虔诚的信徒 进来都是要脱鞋的,非常干净清洁,花香淡淡,只要你的心灵够纯洁,就能得到祭司用心的祈福并被众神灵听见 这个就是我们住了十天的海边蜜月小套间 多么美好的回忆啊,虽然现在的生活每时每刻也都在书写更多新的美好回忆,但偶尔回望,心里总是幸福漫溢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印度 | Leave a comment

章志峰:第一千零二夜

章志峰女士的另外一篇作品,之前有转载过章志峰女士的印度游记:与神为邻居-瓦拉纳西游,非常精彩,感慨颇多,阅读经历就像是一次愉快的心灵之旅,涤洗尽灵魂中的丝丝污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观赏。 谢谢陈诗峰先生的推荐。陈诗峰先生是章女士的先生,他自己撰写的关于印度与中国互联网发展状态对比的文章也非常精彩,等我发到印度之窗后再给大家做介绍。 这篇文章写的是莫卧儿帝国在印度的统治。莫卧儿帝国算是印度被穆斯林统治的历史的最后一部分,可以说是穆斯林在印度统治的顶点,始于1526AD,终于1858AD(官方来讲)。穆斯林在印度的统治始于1200AD左右,实质上终于18世纪中后期大英帝国殖民统治的稳固。沙·贾汗儿子在位的时候可以说是莫卧儿帝国繁荣鼎盛期的最后一任,1700AD,印度的GDP占到世界总GDP的25%,之后大英帝国的入侵势力日渐强大,于18世纪中后期稳固了在印度的殖民统治。 章女士的这篇文章写的就是莫卧儿帝国最鼎盛时期--阿克巴大帝、其子贾汉吉尔、孙沙·贾汗前后三位皇帝的故事,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泰姬陵就是在这段时期由沙·贾汗大帝为其已故妻子修建的。 之前在印度的任何一次外来入侵,侵略者最终都能融合进印度社会,被视为是印度历史的一部分写进史册,只有大英帝国除外,一来是以殖民入侵的方式,后来的工业革命日渐将两国的关系变为奴隶与奴隶主,经济政治悬殊日渐拉大,二来是大英帝国的傲慢加上人种、信仰、社会形态的巨大差异(猜测的)。 关于印度的历史我了解不多,所以不敢对章女士的文章做任何评论,因为里面的历史细节非常多,值得大家细细品味和斟酌。再次感谢章女士用她唯美动人的笔触与锐利深邃的思考,给我们上了一堂关于神秘印度的历史课。 -- 这个伊斯兰封建王朝的统治者,是察合台突厥人,“中亚征服者”帖木儿的后裔。大蒙古帝国分裂后,帖木尔自立“帖木尔”汗国。因与蒙古渊源极深,故自称“莫卧儿”(mughal),是波斯文“蒙古”的意思。这群从中亚一路征战过来、说波斯语的蒙古人,统治了南亚次大陆绝大部分地区332年之久。 在旧都阿格拉,她留下了举世闻名的泰姬陵、红堡…… 已近黄昏,站在阿格拉红堡那用砂岩和大理石建造的八角瞭望塔上,隔着透雕了忍冬花的石窗棂,东边的泰姬陵遥遥在望。这瞭望塔的结构和城堡中的加汉基尔宫相类,下半部分以砂岩建造,上半部分则用大理石。在落日的余晖中,那些未经打磨的砂岩,像一块块曝得半干的肉脯,呈现一种暖熟的暗红色,被风雨冲刷得发灰的白色大理石如同象牙般温润。塔中幽禁帝王的寝室人去楼空,墙上原本嵌宝镶珍的墙壁,只剩下一个个形状各异的坑洞和斑驳的彩绘。只有窗外的泰姬陵,在苍茫浩渺中巍然矗立,琼宇历历,那么近又那么远,仿佛天国的花园偶于云端乍现。 恍惚间,你会觉得,身旁忙于取景拍照的游客,塔楼下,远方街道如鲫过涌的汽车,嘈杂的市声,连同你自己……都是虚幻的,不过某位魔法师的障眼法,只有这红堡,宫殿,远方的陵园,是真实的,讲故事的山鲁佐德才是真实的——只要夜幕降临,我们就会烟尘般消失,而红堡和堡中隐身的人们就会苏醒,继续他们延绵了一千零一夜、一千零一年的悲欢离合…… 不过我还是来得太晚,没赶上传说美满的大团圆结局。在阿格拉,我看到的是第一千零二夜的故事。这夜的故事里,伟大的国王并不都仁慈贤明,多情的王子不一定坚贞善良,美丽皇后有可能是阴谋的主脑;这夜的故事,不是神奇天真的童话——它与现实一样错综纠结,冒着人间的烟火气息、欲念的血腥、眼泪的苦涩…… 这夜的故事,从亚穆那河边小山丘上的城堡说起。 “哲人王”的宽容 这座城堡粗粝坚实,远看近似一个红褐色的大土墩,向游人开放的南门即阿马尔辛格门(Amar Singh Gate),亦非正门,那种王朝禁宫的气派就又减了几分。南门的方形闸楼、尖拱形的城门与城墙较低矮,可望见后方更为高大的圆筒状的塔楼、瞭望台与方形的箭楼。 看似较低矮城墙其实足有20米高,极为厚实,相形之下,闸楼的门显得特别幽深狭小,甚至有点儿局促,与门前长而宽阔的引桥明显不相称,显然是出于军事防御考虑。城堡占据高地,背靠大河,很有些固若金汤的味道。 步入闸楼与箭楼之间,空间开始宽敞起来,城墙与楼体的雕刻装饰也逐渐繁丽精细,到瓮城与正楼之后,更是豁然开朗——御林军屯驻于此。从那些细长的方形箭孔与瞭望口,仿佛还能听见他们呼吸与兵甲碰击之声。瓮城中有通向城头的马道,坡度平缓而无台阶,便于战马上下,原来,看似高低两层的城墙,是盘旋而上互相交通的一体,绵延2.5公里。 穿过正楼,前方竟是一条长数百米可供车马通行的甬道,直指向尽头处一座方顶尖拱宫门——甬道很陡,两边高墙遮去外界一切,触目只有耸立其上的宫门,连蓝天也在宫门之后,于是来人明白——由此通向天庭,通向皇宫。 外围冷冰冰、硬邦邦的城堡,层层防御,费尽心思,犹如母蚌厚粝的双壳,含纳着体内的珍珠。 只是你想不到这壳里的珍珠竟如此多、如此美! 自然,珍珠不是一天育成的。 莫卧儿王朝建国四十年后,即1566年,年仅23岁的阿克巴大帝从德里迁都阿格拉,选择了亚穆纳河畔的这个小山丘,耗费近8年光阴,建成这座城堡。旅游手册说阿克巴爱阿格拉风景优美,故迁都于此。其实帝王迁都的理由哪有这么浪漫呢,实在因为这片江山是他的祖父巴布尔用火枪和大炮,从德里苏丹易仆拉欣·洛提手里强夺过来的。其后数十年间,内外战乱不断,阿富汗的舍尔·沙还一度攻占了德里,逼得阿克巴的父亲只好流亡波斯,15年后才重新夺回了德里。 形势迫使这位年轻的外族君主离开前朝势力盘根错节的德里,迁都阿格拉。因此,阿格拉红堡名副其实,确是防范森严的堡垒。    既为红堡的创始人,红堡当然处处留下了阿克巴的印迹:波斯风格的尖拱门窗,却糅合印度教常见的重瓣莲花形态;檐下和墙身精心描绘着宝蓝色的伊斯兰式花纹,中间又规整地点缀着犹太教的六角大卫星……这是极不寻常的,是阿克巴实行宗教宽容政策的明证。 史称阿克巴为“一代英主”,在印度史上差可与阿育王比肩。莫卧儿王朝奉伊斯兰为国教,难能可贵的是阿克巴却能尊重、至少宽容其他宗教。22岁那年,他迎娶了信仰印度教的拉吉普特国公主。后来,废除了印度教徒到圣地朝拜要缴纳的“香客税”,又废除了印度教徒的人头税(对异教徒征人头税,一直是穆斯林政权的传统)。免去这两项税收,非同小可,国库收入大减。不过,一个英明睿智的君主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财富。 阿克巴先后娶了30个信仰不同宗教的后妃,朝廷中,也任命了许多异教官员。尤使人敬佩的是,他还经常与各宗教的学者教士聚会,深入探讨教义。某次,一位伊斯兰教阿訇与基督教教士激辩,他批评双方的偏狭,并说:“对上帝的信仰崇拜,因出之理智,而非靠盲从以及似是而非的启示。” 与同时代欧洲的君主相比,阿克巴简直当得宗教宽容、信仰自由的典范。 有意思的是,这位阿克巴大帝居然不太识字,也许因为他生于其父胡马雍流亡波斯之时,可能缺乏良好的启蒙教育?然而,他靠听人朗读,博“闻”群书而积累了丰富的知识。他是伊斯兰教什叶派信徒,这是波斯度过的童年生活对他的另一个影响,但妙就妙在,他的信仰并不深固。 宽才能容。阿克巴能够如此,是否因为他没有那么多的“所知障”,或者说,他并不坚信自己掌握的是放诸四海皆准、万世不得稍易的真理? 在阿克巴的皇家“宗教论坛”里,伊斯兰教、印度教、基督教、耆那教、拜火教……各路精英,甚至无神论者,都能与皇帝一道就宗教、人生、救赎、超脱和永恒的真理等问题各抒己见。日子一长,皇帝大概厌烦了各宗各派冗杂深奥的教义与分歧,决定“择众之精要”,合而为一,开创“联合宗教”。这可不是空想,法令都颁布了:成立“神圣宗教”(Din Ilahi),他本人集帝皇帝、教宗、“神”于一身——于是,万民归心,天下大同,善哉善哉! 这就是阿克巴大帝的“理想国”! 然而事与愿违。阿克巴这种“斩件混合”做杂锅菜的手法,在笃信伊斯兰教的上层贵族眼里,固属离经叛道,印度本国其他宗教信众也不见得领情。靠威权推行这种简单粗暴的“联合宗教”永远不会成功。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伟大的宗教“改革”竟是日后叛乱的根源,几乎让其子贾汉吉尔趁乱篡位。伟大如他,也犯了一切专制帝王最容易犯的错误——总以为什么问题都能靠强权“一抓就灵”。 满怀“哲人王”雄心的阿克巴或许永远不明白,他的“宽容”只是一种纡尊降贵式的施舍。当皇帝陛下高高在上、可以凭一己好恶对别人生杀与夺,“宽容”不过随时可收紧的“窄容”而已。 臣民很清楚,阿克巴大帝的宗教宽容,归根结底,是为了在印度这片纷繁复杂的国土上巩固政权。至于陛下异想天开的“万神合一”嘛,大家很配合,使出祖传的阳奉阴违大法。不过话又说回来,同是异族统治者,比起我们元朝那些蒙古皇帝来,阿克巴还是可爱多了,虽然他体内也流着成吉思汗的血(他的曾祖母是成吉思汗嫡系后裔)。 阿克巴的宗教改革没有成功,但他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诸多领域确有伟大建树。在他的治理下,外来的莫卧儿王朝在印度站稳了脚跟,国内百业兴旺,对外贸易繁荣,王国积累了大量财富。虽然阿克巴是个半文盲,却知尊重知识,重视书籍出版,还热爱舞蹈、音乐和建筑艺术,资助鼓励过很多艺术家的创作。有这样开明风雅的皇帝,自然吸引了各地艺术家汇聚莫卧儿帝国,成就了日后辉煌灿烂的莫卧儿艺术。 内外平定之后,阿克巴不断在红堡内添建殿宇,据说大小共有数百之多,可惜多数毁坏无存了。他的御书房保存得还比较完好,那是一个典型的波斯庭院(Sahn)式建筑:四周环绕着拱廊式样连排的房间,当中一个方形天井。通体以暗红色的砂岩建造,屋檐、窗棂、门柱各处都雕刻着华美复杂的花纹。屋内的书架是嵌刻在砂岩墙壁上的,像一个个古雅的壁龛,可见旧日藏书之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印度 | Leave a comment

幸福的中印恋/中印婚姻/中国与印度

[2011年9月1日:不好意思最近更新不勤,又有许多中印宝宝、中印恋人开立了博客,谢谢你们关注我的博客,我现在把名单更新一下。如果有漏掉哪位姐妹的,请直接在博文下面留言给我哦,我随时更新,谢谢啦!] [2011年11月2日:不知道为什么中印恋现在越来越多,一不小心就有太多姐妹的博客冒出来了,加都加不完~] 感谢Yogesh小朋友的妞,感谢SweetTeddy妞,你们真强啊,一下子功夫就把网上的中印恋系列都搜出来啦 原来已经有这么多勇敢的中国妞们跑在前头,和印度爸爸、丈夫已经过上幸福的生活啦,小MM们也要加油!希望也能尽快看见中国爸爸印度妈妈~~我顺便把大家的博客链接分享一下(也可以在我的主页左手边找到),方便相互认识相互鼓励 再来给大家汇报一下,在facebook上有两个群,一个叫“筷子与咖喱的故事”,另一个叫“中印混血宝宝”,里面有更多全世界各地的中印恋人和混血宝宝,今天还有个男生给我发消息说他(印度裔)和中国裔女友都是马来西亚人,相处两年马上要结婚了,他说其实在马来西亚的中印恋群体应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至少他这么认为的),中印恋人数甚至比一半印度人一半中国人的新加坡都多,看来咱有机会就要去那里旅游旅游 还有Angela那天在百度注册了个“中印恋吧”,我和Angela都去申请了吧主,直接被拒,原因是不活跃、没人气。。哎。。。那我们只能等印度之窗的论坛弄好了再去凑热闹吧,到时候通知大家哦~~ 另外有个中印恋的地下组织: QQ群 - 天竺之恋 6684691 里面的成员已经74啦[到9月1号已经有154个成员勒,YaY!~],都是类似情况的中国MM,非常非常热闹啊!姐妹们赶紧加入啊! 中印混血宝宝龙凤三胞胎 http://2009815.blog.sohu.com/   中印混血宝宝安琪和菲欧娜娜 http://angelgomez.blog.sohu.com/ 中印混血宝宝Emma和Riya http://blog.sina.com.cn/emmariya  中印混血宝宝Amriah http://amirah09.blog.sohu.com/   中印混血宝宝Anmol http://blog.sina.com.cn/anmolsajnani  中印混血宝宝Erika http://erika-baby.blog.sohu.com/  中巴混血宝宝IFRA http://blog.sina.com.cn/pyar124   中印混血宝宝Isha  http://ishaandsanjeev.blog.sohu.com/ 中印混血宝宝Ishan http://yunxi.blog.sohu.com/  中印混血宝宝Jainith http://blog.sina.com.cn/lifealwaysgood 中印混血宝宝Krishna http://krishnababy.blog.sohu.com/ 中印混血宝宝Tiya小宝 http://blog.sina.com.cn/tiyakhanwan 中印混血宝宝心妤宝贝 http://blog.sina.com.cn/u/1960457015 中印混血宝宝婷婷宝贝 http://blog.sina.com.cn/dairyf 中印准妈妈 http://panming99.blog.sohu.com/ 印度媳妇+美食家-盈盈 http://blog.sina.com.cn/spicehunt 印度媳妇-慧慧 http://emilyharshal.blog.sohu.com/ 嫁给印度裔的美妞会飞的蒲公英 http://blog.sina.com.cn/helloreachel  尤嘉诗小朋友的妞 http://blog.sina.com.cn/yogesh  Angelaaaaaa http://angelaaaaawoo.blogspot.com/  Bhamia MM http://blog.sina.com.cn/bhamia  SweetTeddy MM http://blog.sina.com.cn/seettedd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印度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印度之窗翻译:温家宝总理的访印行程旨在建立中印相互信任 等两篇

本文是为印度之窗网站所做的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印度之窗会尽量多选择一些有意思的英文文章翻译成中文刊登在网站上 完了,我这个周末有点着迷翻译。。。Raj被我烦的,动不动“喂”一下他。。。 温家宝总理的访印行程旨在建立中印相互信任 标题:温家宝总理的访印行程旨在建立中印相互信任 Wen’s visit to India aims to build mutual trust: China 时间:2010年12月13日 来源:印度经济时报 The Economic Times (India) 链接:http://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news/politics/nation/Wens-visit-to-India-aims-to-build-mutual-trust-China/articleshow/7091548.cms 北京:中国方面表示国家总理温家宝本周的访印行程将是中印关系史上关键的一步,中国此行的目的是与印度建立两国互信并扩大双边交易。 中国将温家宝总理此次的三天新德里行程看成是“中国印度国家关系史上的大事件”,外交部部长助理胡正月在针对此次温家宝总理对印度与巴基斯坦访问的专门采访中概括道。 带领着有史以来最大的访问代表团-由400位企业家组成的访问团队,温家宝总理将于2010年12月15日抵达新德里开始其为期三天的官方访问。 胡正月说道:“中国方面希望通过此次的访印行程加强两国高端联系以促进两国建立有战略意义的相互信任并达成协议。” “从经济方面来讲,我们希望扩大与印度的双边互惠贸易合作,提高相互投资额度,加强基础建设与其它各领域的合作。中国方面还希望提升民间交流程度,这样就可以与对方分享发展的经验并相互学习从中获益。” 中国与印度的双边贸易目标为600亿美元,今年十月已经达到了498.4亿美元,其中印度向中国的出口产值达170亿美元,而中国以其惯有的出口主导地位对印度出口总值328.7亿美元的产品。 从文化方面来讲,胡正月表示中国希望两国能加强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交流,两国能从民间发起相互理解与支持,以便维持保护两国和平的积极合作。 胡正月还表示从国际关系与地区关系来讲,中国希望加强与印度的交流与合作以联手为世界和平与稳定发展做出贡献。 中国68岁的温家宝总理,此次南亚访问行程也将对印度邻国巴基斯坦进行为期三日的访问,从12月17日开始。 胡正月表示在温家宝总理对印度的访问过程中,他将与印度国家总理辛格、印度国家主席帕蒂尔女士、印度现任执政党领袖索尼亚甘地女士与其他一些印度领导人会面。 温家宝总理还将出席一系列中印两国友好建交60周年的庆祝活动。 他还将就中国印度两国关系发表重要讲话。 胡正月还表示中国与印度是对方重要的邻国,是世界上重要的两个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中印两国关系对两个国家来讲,在各自国家国与国之间的对外关系里,都是最重要的。中印两国领导人已达成共识,在国际舞台上有足够的空间供两国共同发展,中国与印度之间也有足够的领域实现互惠合作。 入境印度“落地签证”将向另外五个国家开放 标题:入境印度“落地签证”将向另外五个国家开放 Visa-on-Arrival for Buddhis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印度 | Leave a comment

彻底晕菜--于某些国内新闻人的流氓行为

搜到这篇文章,一身凉汗,如果您直接用了我的东西,写是自己翻译的,我还不会在乎,关键是,为什么功力这么强,改着改着,不仅把翻译的东西改了,更把人作者的原来意思给完全改了个方向,来源--《环球时报》,得,都够上《环球时报》了。我能不彻底晕菜吗? 发出来,是为了给大家分享一下愚民背后全过程:窃取他/她人劳动成果、肆意篡改、无中生有、断章取义以达曲解原意、然后还有中国特色的YY无边界等等。。<img title="彻底晕菜--于某些国内新闻人的流氓行为 ❤中印关系” src=”http://www.sinaimg.cn/uc/myshow/blog/misc/gif/E___7393ZH00SIGG.gif&#8221; alt=”彻底晕菜--于某些国内新闻人的流氓行为 ❤中印关系” /> http://china.huanqiu.com/eyes_on_china/economy/2010-12/1343716.html 印记者北大感受中国学生思想[小女子直接昏倒在地] 印度《印度斯坦时报》12月12日文章,原题:中国课堂上的印度 当我们走进把“阿鲁纳恰尔邦”当作“藏南”来研究的中国北京大学的课堂时,一名学生问我:为什么印度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如此负面”。印度和中国即将走过这个因特别签证问题以及诸如克什米尔、西藏、台湾等核心利益问题而闹得不可开交的一年,这一年也正值两国庆祝建交60周年。中国总理温家宝即将于本月15日到17日第二次访问印度,北京和新德里之间的外交渠道都在奋力抓住机会寻求突破,提升两国关系。寻求改善两国情感将是本次访问的重点。 为听取中国未来舆论主导者对印度的看法,我们的记者走进中国的最高学府。中国领袖毛泽东曾在北京大学当图书管理员。如今,这所学府是能造就最多的中国未来亿万富翁的地方。我们走进的班级学生平均年龄为22岁。这些国际关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不苟言笑[???],讲话温和但充满强烈的自信和坚定的爱国主义意识[???]。 韩晓璐(音)[得。。音译还故意改个字。。]直言不讳,她说:“我认为印中两国或许在未来能成为朋友,但不是现在。”张宇燕(音)是这个班级唯一的北京人,她写过一篇关于藏南的研究生论文却认为“阿鲁纳恰尔邦”是一个很难记住的名字[???]。她正在研究印度媒体以准备下一篇论文[???]。“克什米尔和藏南当前仍冲突不断,但我认为发展友谊并不是一个坏主意,”张说。但让她感到非常迷惑的是:为什么印度政府不把控一下媒体?[???]   在这个班级度过的一小时,让人感受到这两个亚洲最大国家之间缺乏公共交流和访问带来的影响。当前印度和中国的经济崛起是全世界讨论的热门话题,但在这所培养未来官员和外交人才的学府内,印度的GDP没有成为他们讨论的话题。学生们谈论的是一个被种姓制度割裂的古印度,以及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关系日益紧张的最新态势。他们想知道为什么印度政府无力缓解贫困问题。 陈韬凡(音)问我们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所描述的场景是否真实。“为什么政府不能对此有所作为?”这名坐在前排的学生非常关注有关印度军购和军队部署的报道,但他同样对看似不可思议的奇风异俗感兴趣,比如“印度人真的会在河里焚烧尸体吗?” 一名学生提到中国应该学习印度的民主经验,其他学生否决了他的看法,认为在短期内中国的发展更为重要[好冷啊。。呵呵。。]。当问及他们是否相信印度是和平崛起时,陈第一个站出来说“不相信”[全身冷汗啊。。]。学生们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印度人将中国视为威胁[???如此明显的无中生有][然后呢?怎么不接着用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荣鹰,人大国际关系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教授说的话怎么不也曲解一下下?山寨水平有限?]。▲(作者拉什马•帕提尔,王会聪译) ———— 出自我手的原翻译文如下,为网站印度之窗而翻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7191ce0100ndxo.html 一个中国教室里的印度 标题:一个中国教室里的印度 India from a Chinese classroom  作者:Reshma Patil  时间:2010年12月12日  来源:印度斯坦时报 Hindustan Times  链接:http://www.hindustantimes.com/India-from-a-Chinese-classroom/Article1-637350.aspx   当我走进北京大学的教室,一个中国学生问我:“为什么印度的媒体对中国的印象如此负面?”同样是在这个教室里,Arunachal Pradesh 被称为“南部西藏”。在2010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在印度与中国正在庆祝60周年友好建交的时候,两国仍然陷入于“非正式签证”与争议地区-米/尔/卡/什、藏/西、湾/台-的争执中。但由温家宝总理于12月15日到17间的访印行程可以看出,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北京与新德里正试图建立双方互惠的贸易合作关系。温总理的访问将为两国关系的提升与现有关系的改善起到积极作用。  为了了解中国未来的决策者如果看待印度,《印度斯坦时报》走进中国最好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这个中国国家领导人毛泽东曾工作过的大学,现今已成为中国知名的“百万富翁出产地”。  这是北大国际关系学院的硕士课堂,5个学生,平均年龄为22岁,学生们说话温柔,在他们偶尔爆发的笑声里,却毫无掩饰地流露出爱国主义的热情。  韩小路(音译)切入重点:我认为中国和印度在未来有可能成为朋友,但却不是现在。  课堂上唯一的北京人张于言(音译)的本科论文论题就是“南部西藏”,她却记不住Arunach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印度 | Leave a comment

印度之窗翻译:一个中国教室里的印度-印度斯坦时报

本文是为印度之窗网站所做的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印度之窗会尽量多选择一些有意思的英文文章翻译成中文刊登在网站上,站长今天好像不在,没人审稿,偶就先发到自己博客上 标题:一个中国教室里的印度 India from a Chinese classroom 作者:Reshma Patil 时间:2010年12月12日 来源:印度斯坦时报 Hindustan Times 链接:http://www.hindustantimes.com/India-from-a-Chinese-classroom/Article1-637350.aspx 当我走进北京大学的教室,一个中国学生问我:“为什么印度的媒体对中国的印象如此负面?”同样是在这个教室里,Arunachal Pradesh 被称为“南部西藏”。在2010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在印度与中国正在庆祝60周年友好建交的时候,两国仍然陷入于“非正式签证”与争议地区-米/尔/卡/什、藏/西、湾/台-的争执中。但由温家宝总理于12月15日到17间的访印行程可以看出,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北京与新德里正试图建立双方互惠的贸易合作关系。温总理的访问将为两国关系的提升与现有关系的改善起到积极作用。 为了了解中国未来的决策者如果看待印度,《印度斯坦时报》走进中国最好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这个中国国家领导人毛泽东曾工作过的大学,现今已成为中国知名的“百万富翁出产地”。 这是北大国际关系学院的硕士课堂,5个学生,平均年龄为22岁,学生们说话温柔,在他们偶尔爆发的笑声里,却毫无掩饰地流露出爱国主义的热情。 韩小路(音译)切入重点:我认为中国和印度在未来有可能成为朋友,但却不是现在。 课堂上唯一的北京人张于言(音译)的本科论文论题就是“南部西藏”,她却记不住Arunachal Pradesh这个地名。她正在学习和研究的是印度媒体:“虽然在卡/什/米/尔与‘南部西藏’的问题上,中印两国仍然有很多争执,但我不认为中印关系需要受到影响。”但是她真正想问的问题是:“为什么印度政府无法掌握媒体的主导权?” 在课堂上度过的一个小时,笔者已经感受到了亚洲最大的两个国家中国与印度之间基本上为零的民间交流与学习产生的后果。全世界都在讨论着中国与印度的崛起,但在这个孕育未来国家领导人的温床里,印度的GDP高速增长却并不是讨论的话题。同学们更倾向于讨论古印度的等级制度、印度教与穆斯林教的宗教冲突与印度政府扫除贫穷的低效能。 当笔者向其描述孟买大都市里大杂烩一样各式人口生活在一起的场景,陈滔凡(音译)很难相信并隐晦地指出:“你肯定是来自高种姓的家庭。如果印度想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她应该要做出非常多的变化,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取消种姓制度。“ 坐在前排的学生问:“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的内容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政府不能有所作为呢?”这位对印度军备储备与兵力部署非常熟悉的同学同样对印度的“独特风情”非常好奇:“你们在河里烧死尸,这是真的吗?” 后排座位上,张言(音译)从他的手提电脑背后探出头来:“我喜欢印度,印度有很多我们在中国与其他国家看不到的事物,而且印度教是一个非常宽容的宗教。”这位同学为古印度的种姓等级制度所着迷,并且熟知没有几个中国人能叫得出名字的印度的一个政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印度的一个比较右翼的由多数印度教人士组成的政党 ) 蒋温君(音译)同学非常崇拜印度培养出“高质量”科学家与工程师的教育体系:“印度在国际舞台上也是举足轻重的一员,中国将有一天成为民主的国家,在这一点上,中国应该要向印度学习。”尽管如此,其他的同学并不同意他/她的观点,大家一致认为“秩序”与“发展”才是中国短期应该关注的问题。当被问到“印度是否会和平崛起?”,陈滔凡(音译)第一个回答:不会。 我们正重新崛起 印度的经济发展被中国外交研究机构关注,并最终影响了北京决策层的外交决策。就连印度队在广州亚运会上的表现,也能体现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印度 - 至少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荣鹰这么认为。这个研究所是唯一直属中国外交部的专门研究机构。 “印度与中国都是正在崛起的大国,但是中国决策者与平民百姓之间对中印关系的理解还是存在很大差距的。”人大国际关系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教授强调说。“我们仍有许多策略上与心理上的障碍需要克服,其中帮助印度在中国建立良好的国家形象就是其中一个大任务。”时殷弘教授认为温家宝12月在印度的访问将起到积极的作用:“中国的领导层现在特别需要一个成功的外交范例来弥补近日与美国及其中国周边国家的外交紧张现状。” 第三部分略去

Posted in 印度 | Leave a comment

印理工孩子高薪受聘的闲话 + 印度之窗

好久么有更新博客了。。。 先说这个星期一个比较大的新闻吧:facebook 今年在他们 IIT Kharagpur(汗吉君毕业的印度理工学院卡拉格普尔分校 - 之前我还误翻译成了“坎普尔”,其实那是另外一个分校 Kanpur)重金招聘了电脑工程系的毕业生。汗吉君的一个小学弟,21岁,印度理工本科电脑工程系正准备毕业,facebook 开价13万5千美元做为年薪,外加补贴25万美元的 facebook 还未上市的公司原始股。这个职位是在 facebook 的美国总部,facebook 在印度的分部也重金招聘了印度理工学院的准毕业生,薪酬大概是美国这边的一半,但是第一年的工资也够来美国支付房子的首付了。当时 facebook 的 director 是在美国用 skype 给最后一轮剩下的几个学生进行面试的。。。 新闻已经上了“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http://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india/IIT-Kharagpur-student-gets-Rs-70-lakh-job-offer-from-Facebook/articleshow/7040868.cms 我记得当时刚刚住进伯克利大学的国际生宿舍(International House),周三晚上有一个 coffee hour,为了国际生们认识更多朋友。我和室友 Amanda和刚认识的日本女孩 Maya端杯咖啡四处张望四处握手,希望认识很多很多来自全世界的朋友。一群胡子拉碴穿着朴素(老土)却看着都很面善还都有些些腼腆的男生忽然一拥过来打招呼。握了一圈手,都是印度过来做暑期项目的学生,名字一个都没有记住,只觉得这群男生都挺真诚挺善良的,印度,只知道是个国家,其它概念没有。 聊着聊着,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我和 Maya面前就剩下了这么个黑黑的男生,是那帮印度男生中的一个,叫 Raj,记住的唯一一个名字,因为只有三个字母。 脑子里一边不停地打转:这个男生好黑啊。。。一边听着这个Raj 和Maya 对话: “Maya 在我们印度教里,是 Illusion(错觉)的意思,存在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很多时候也可以把 Maya人化,那么她就是一个女神,是印度教主神毗湿奴的一部分,你的名字是一个非常典雅圣洁的名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印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