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1

纪思道:民主的印度或许终能超越中国

文章原标题:印度崛起:从贫民窟到购物中心;纪思道 文 郭承斌 译 作者:纪思道 来源:纽约时报 来源日期:2011-5-28 本站发布时间:2011-5-31 10:25:15 阅读量:2892次 我第一次造访加尔各答的时候还是一名来此徒步旅行的法律系学生,暂时居住在位于豪拉(Howrah,印度东部西孟加拉邦城市)贫民区里的一家青年旅馆里。当时我的相机只能拍下那里的影像,无法记录同样让人难以忘却的恶臭。 我在之后的25年里曾多次访问加尔各答以及印度的很多地方,不过,这些地方似乎都没有多少变化。中国每隔一两年就会有非常大的变化,有人开玩笑说中国的国鸟都成鹤了(注:鹤的英文crane也可指吊车);而加尔各答则还是那副老样子:城市残破衰败,打着赤脚的人在散发恶臭的河道旁拉着人力车。 对于我们这些信仰民主的人来说,这便是印度为什么令人感觉有些难堪的原因之所在,尤其是把它和中国相比较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在消除贫困这个问题上比印度民选政府的表现要好得多。印度能够接纳不同意见,但它同样也能容忍效率低下、疾病和文盲。 然而,在我今年去了印度和中国之后,我认为所有这些或许正在发生着改变。尽管全球经济增长步伐放缓,但印度经济如今正在突飞猛进,每年增长幅度超过8%。现在的印度就是一种”老虎经济”(tigereconomy)。 印度南部城市班加罗尔(Bangalore)周围的技术园区已经蓬勃发展了好多年,不过,正在发生改变开始走强的则是印度全国各地–甚至包括加尔各答。加尔各答的超高层塔楼、备有空调的新购物中心以及正在修建的基础设施让人目瞪口呆。 在本月举行的选举中,长期执掌西孟加拉邦(WestBengal)的共产党政府败选,该邦新当选的首席部长是一位名叫马马塔·班纳吉(MamataBanerjee)的精力充沛的妇女。身具超凡魅力的女性政治家在印度引领新潮流。在经历了最近数次选举之后,班纳吉也选出了自己的女性领袖。印度人口中现有三分之一处于女性首席部长的领导之下。 [汗吉君几个星期前就给我汇报了这个数据,自然是被我和Angela冷嘲热讽了一番]   印度北部比哈尔邦(Bihar)[汗吉君所在的州!印度最最最穷的地方。。]过去的情况更加令人难堪。多年来,黑社会对当地政府的影响甚巨,致使政策法律形同虚设。我曾经造访过比哈尔的一家卫生所,那里的员工都将药品扔在地面的坑洞里,这样他们就不必去做分发工作了。我参观过比哈尔的一所学校,那里的教师向来都懒得露面。我还访问过一些村落,那里的匪徒可以随心所欲地奸淫妇女、掠夺财物和支配他人。商家纷纷撤离该地,绑架活动日益猖獗,比哈尔似乎已是无可救药。 然而,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比哈尔的状况从2005年逐步实现了逆转。那一年,一位名叫尼提什·库马尔(NitishKumar)的改革者成了当地的首席部长。尽管政府工作依旧效率极低,但是犯罪现象得到了遏制,贪污腐败也有所减少,当地经济正以两位数的速度蓬勃发展。如果说比哈尔邦能够使情况得到扭转,那么印度其他任何地区都可以和它一样。 印度依然远远落后于中国,它面临着巴基斯坦极端主义势力带来的威胁,它需要更加深化自己的经济改革,而且它还是乐意接受效率低下乃是宇宙的自然法则。印度的教育体系和医疗体系都是一种耻辱,尤其是在农村地区;虽然孟加拉国相对更为贫困,但是她在这方面要比印度做得好很多。尽管如此,印度对这些方面进行改革已经开始。婴儿死亡率在逐渐下降,选民们也在努力争取更好的治理;从经济竞争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印度在未来几十年里拥有三项优于中国的有利条件。 第一,印度拥有独立的新闻媒体和联系基层群众的公民组织(这些在中国几乎不存在),它们正在渐渐成为打击腐败和效率低下的监督机构。我预感印度的政府腐败已经达到了它的最高点,其状况正处于逐渐减弱的趋势,但在中国,贪腐则是在持续恶化。我曾经尖锐地披露过印度的人口贩卖以及欺压妇女的陋行,不过,公民社会正在解决这些问题。 第二,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中国经济可能会被人口老龄化问题拖慢发展速度,而印度人口年龄结构更为年轻的特点将会为其带来”人口红利” (demographicdividend)。印度人口过多依然是一大难题,所幸每名妇女现在只平均生育2.6个孩子,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下降。同样地,中国已经从允许妇女参加工作当中收获了经济利益,而印度才刚刚开始引导占其人口半数的女性成为正式劳动力。 第三,除开2002年在古吉拉特邦(Gujarat)爆发了不光彩的反穆斯林流血冲突外(注:这是发生在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一场教派冲突,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事件中的死亡人数近1000,失踪人数超过1000,伤残人数超过2000,15万人无家可归,经济损失无法估算。),印度在处理涉及宗教和民族的紧张态势方面都表现得相当出色。在旁遮普邦(Punjab)滋事的锡克教教徒已被驱散。穆斯林已三度当选印度总统,并且在商业和电影业方面均有杰出表现;也许正因为如此,印度才成为了世界上穆斯林人口居第三位的国家(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不过她也拥有少量的圣战分子。当印度有时在克什米尔(Kashmir)表现恶劣之时,公民社会的监督机构便会迫使其端正行为。相比之下,中国内部的民族紧张形势还在继续恶化。 中国的领导人具有非凡的能力,而印度的民主主义者可以说还不具备这般能力。不过,在印度旅行的这段日子是一次鼓舞人心的经历:我预感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政体将会越来越令人引以为豪,而不再让人尴尬窘迫。 作者简介:纪思道(NicholasD.Kristof)是一位来自美国的新闻从业者、撰稿人和专栏作家,曾两次获得普利策奖。他从2001年11月起在《纽约时报》开设评论专栏,因其揭露发生在亚洲和非洲的侵犯人权事件而备受外界广泛关注。 此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7191ce01017p7j.html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中印对比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